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震感悟

不能说不能说一说就是你错,不能说我要说我还是要说

 
 
 

日志

 
 
关于我

有着十年以上靠写字为生的生活经历,混迹于各类媒体。信奉“记者,就是把人家的事说给人家听,还朝人家要钱。(语出《悲惨世界》,略有篡改)”

网易考拉推荐

书生王东临:IT技术不应依国界划分  

2016-01-28 17:34:2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眼下,国际化这个话题已经成了国内众多IT厂商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但翻开中国IT公司的进化史,我们却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国内的IT公司在完成国内积累以后,进军国际市场时,中国IT公司因为在国内市场更多地是以市场份额取胜,这样在国际企业级应用市场的搏杀当中,由于核心技术不过硬而折戟国际市场,成为国内IT公司的主要败因。从这个角度来看,王东临和他的书生集团在其国际化进程中的蜕变,也许对国内多数IT公司都有借鉴意义。

     

    双面王东临

    当我们面对王东临时,我们不得不说我们要面对的是“双面”的王东临。这一点也不难理解,作为当年知识英雄却还活跃在技术一线的代表,王东临同时扮演着商业领袖职业经理人和技术带头人领袖的角色,而这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角色,但王东临却能把这两种角色有机地结合成一个混合体。

     

    N4.jpg

     

    说王东临能把这两个角色有机地混合在一起,是因为王东临从不因为职业经理人企业家的角色而端着,进而让人产生任何隔阂的感觉。在采访的过程中,王东临不时自然地从饮料瓶的里倒出自制的花生米放入口中。但当你看到他放在桌上吃了一半的盒饭,就会明白他是如何加速工作,才挤出了这一个多小时的采访时间。

    作为职业经理人商业领袖,王东临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独到的眼光去实现最大的价值。这突出体现在他在书生集团里倡导内部创业这件事情上。王东临坚定地说:“对于有价值的项目,缺钱我们给钱,缺人脉我们帮你搭,缺创业经验你来找我,我亲自给你讲,做大了可以按事先约定的价格MBO成为第一大股东。我们投入这么多,只是要求创业者在项目成功以后,拿出部分股份做为回报。”

    目前,王东临的风投投资刚起步,包括还只是限于可穿戴设备、视频会议等需要大量云资源与数据安全沾边的领域的项目。用王东临的话讲,就是:“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帮你,我们提供的无限制的服务器、存储和带宽资源才能成为你的竞争优势我们还是坚持以云存储、文档数据安全为业务主线,但我想通过风投的形式向产业链的其他环节扩展。”。从这点不难看出,做为职业经理人商业领袖,王东临深深懂得“群狼”的力量,虽然出身于技术人员,但他早已不再是倡导“个人知识英雄”的狼王,而是已在借助新兴的技术群狼的力量,去争取更大地盘的职业经理人企业家了。

    但尽管如此,王东临身上的技术高手的侠气却时不时就显现出来。王东临自己对书生集团的技术有信心,说话也就经常不拐弯。一次,做为合作伙伴的360公司的某位副总裁被说急了,随口就是一句挑战说:“老王,你的技术是不错。但你敢不敢摆下个擂台,广招天下黑客,让他们攻一下你的系统。”

    人从来都是“吃葱,吃蒜,不吃姜(将)”,这一次,王东临身上技术人的傲气被彻底激发出来,劈头就是一句:摆就摆。

    狠话易说,但没有实力保证的狠话是危险的。许多公司的安全主管在谈到自己系统的安全性时,临了都会加一句:我是不是把话说得太满了,回头再把黑客招来。但王东临是来真的,而且很快他就划下了擂台赛的道儿:在俗称“黑客大会”的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上公开设擂挑战天下黑客,大胆敞开服务器权限放黑客进来,攻击者拿到文档明文就算他们赢。这样的规矩,使得这次擂台赛成为了有史以来最为苛刻的黑客挑战。

    俗话说得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王东临的擂台不仅招来了来自民间“黑”道的高手,也把“白”道高手招来了。某位来自国内公安系统的高手硬是在现场研究了一天,临走时放下一句话:“研究了一天,我看明白了,你们是把系统的大门打开了,但你们的系统里还有小门。其他的攻击者用尽全力,根本没找着你们设的小门的方向。我只能说一天的攻击成果,是离小门很近了。”

    谈到此处,王东临脸上带着一脸的坏笑,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其实他当时的心情,一点也不难理解。北京街头常见有摆棋摊的,表面看来,打擂者占尽便宜,相反,守擂者的局面却凶险异常。但实际上守擂者在布局时已经占尽先机,攻擂者棋力再高,充其量也就能战个平手。王东临此时就象个摆棋摊的,看着众多黑客落入自己布下的重重陷阱。但严格说来,王东临却绝干不了街头摆棋摊这活儿。原因在于摆棋摊的看重的是经营成果,水平高的人还能拉个回头客。于是,就算攻擂者输光了,守擂者也是满脸堆笑:“小伙子,你看看,就差这一步,太可惜了。回去练练,下回再来吧。”但王东临可不这么端着,他的回答太直白了:“找着我布下的小门?你们差远了……”

    到了这个火候,王东临是真谈美了。于是,他好象是放下了自己职业经理人企业家的身份,而恢复了技术大侠的角色。但转瞬间,一堆技术术语从王东临的嘴里涌出,让久未涉足技术江湖的笔者立马断了片。这也开始让我们感到好奇,真正做为技术带头人角色的王东临,在国际市场上搏杀时,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

     

    创新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谈起技术创新,王东临的兴致被调动了起来。业内人士都知道,王东临有三大技术法宝:VisiDoc云文档技术、SurCloud云存储基础架构和TruPrivacy云数据安全技术。这三大核心技术的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但这些故事,在王东临说来很轻松,细品之下我们却不难发现创新背后的沉重。

    王东临介绍说:“VisiDoc云文档技术借助了此前书生公司十多年的技术积累,我们只不过最先把这些技术带到了云端,并应用出来。”话是这么说,但书生公司当年在技术上的付出可能已被人遗忘了。毕竟,中国唯一得到国际承认的软件标准就是王东临搞出来的UOML文档标准。

    当年书生个人云盘当年书生公司曾经连着8年自掏腰包支持IT沙龙,就算是在书生公司财务紧张时,也没有放弃过。不仅如此,书生公司甚至从来没有在这个人气颇高的IT沙龙宣传过一次自己的技术和产品。从这一点来看,王东临从骨子里就有一种“视学术为神圣”的信条。然而,这种信条却在SurCloud云存储基础架构的研发过程中受到了挑战。

    SurCloud云存储基础架构的原型是建立在亚马逊的云存储基础架构应用之上,。但总觉得又贵又慢不好用,某一天,王东临手下的工程师却找到他,大谈亚马逊的云存储的缺陷,并要求换成自己开发。王东临听了手下工程师的汇报,心里却打起了鼓。但很快,谷歌的IT架构却启发了他。

    今天,王东临做了这样的表述:“你看谷歌的IT系统,单个设备都是很廉价全不是最好的、值钱的设备,有些服务器连机箱都设备连外包装也没有。但谷歌的拉里 佩奇和谢尔盖 布林全是草根出身没钱的人,他们没钱在硬件设备上做大的投入,但却就被逼得用软件对IT硬件系统进行优化。可能谷歌的一两台设备的价格只顶阿里巴巴这种土豪公司一台设备的性能十分之一,但谷歌的十台两台设备组成一个系统,经过软件冗余调优以后,性能一点也不相当于比土豪公司的5倍,可靠性还高了100倍系统差。而且人家是两台设备,天生就有冗余性,两台设备同时出错的概率要比一台设备出错的概率低得多。更重要的,是谷歌利用软件调优,有效地降低了自己系统的总体拥有成本。”

    王东临的心思变得活络起来:谷歌能这么干,我为什么就不能这么干呢?王东临说干就干,而且将这种方法发展到了极致。王东临还有一个理论:“硬件相当于生产力,软件相当于生产关系”,,他认为包括谷歌、亚马逊在内的全世界所有的云存储基础架构都是基于十年前的硬件技术打造的,这些年硬件系统有了飞速发展,但软件系统仍然没有本质变化,已经阻碍了生产力的应用,王东临利用后发优势打造了新型的软件系统,将被压制的生产力释放出来了但几个月后,他发现已经无法把自己的云存储调回到亚马逊的云存储应用之上了,原因就在于他的团队已形成了一整套自己的东西。现在来看,王东临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因为云存储的一大优势就在于价格低廉,王东临带领手下的团队在一开始就在软件算法层面精打细算,最终的结果就是性能高了不少,成本还比竞争对手的成本低百分之几十,在性价比价格方面的竞争优势一下子就建立起来了。

        王东临的技术创新往上进了一步,但接下来的问题却差点使他的努力前功尽弃。云存储具有众多优势,价格低廉,并且其存储空间理论上可以达到无限大,但作为中国人在美国开拓市场,得不到用户的信任,华为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王东临的杀手锏是全程无缝加密的数据安全体系,可以保证后台管理员也看不到用户数据,让用户彻底放心,但这样就会跟数据去重冲突,如果存储在云端的数据不安全,那么云存储的这些优势都变得毫无意义。在王东临研发云存储之初,包括Google在内的主流云存储厂商,都没有主动对云存储数据加密。原因就在于加密后的数据无法去重。

    王东临举例来说:“如果不去重,那么占用云存储的空间加大,必然使得云存储的成本上升。我在算法层面精打细算,不过提高了百分之几十的存储效率,但如果不去除重复数据,存储空间可能一下子就提升了五倍。没听说一家成本比竞争对手高五倍的公司,可以安然地存活下来多年的。”

    但如果去重,问题又能来了,这就是数据的安全性得不到保证。就连BoxDropbox这样最注重安全性的云存储厂商,在对为数据去重时都需要用到数据密钥,但这就使得管理员能够任意偷看用户的文档,而且把这些极易受到攻击的文件置于潜在的安全威胁之中。重重重压之下,王东临开始苦思对策。

    某一天,王东临突然眼前一亮,转过这个弯来了,他介绍说:“之所以整个行业一直认为先加密再去重和数据密钥成为了是一个行业性难题,在于原来业内人士只想到用密钥把明文加密,却没想到后来者手里的明文,实际上也可以成为密钥的一部分,倒过来用明文对密钥加密,就可以解决这个impossible mission了后来者手里有明文,对照后系统显示是重复文档,就允许后来者进入系统,生成只属于他们的动态密钥。这样,整个过程不需要系统管理员介入,也就既达到了去重的效果,又保证了数据安全。”

    由此,TruPrivacy云数据安全技术就诞生了,书生集团也真正实现了即使公开源代码、开放服务器权限、网络管理员不可靠的情况下,数据的安全性一样可以得到保证。而且,TruPrivacy云数据安全技术的实质不过是逻辑层面的调整,并不增加实际成本。王东临通过技术创新,真正拥有了自主开发的安全、低价、先进的技术。

    由此,在技术方面占得先机之后,王东临开始谋一个更大的局,这就是把书生集团变成一个真正国际化的企业。

     

    进军国际化

    今天,谈起书生集团的国际化进程,王东临做了这样的概括:“除了扎实地做好技术创新工作外,一定要重视所要进入市场的情况,根据当地的情况进行本地化工作。”

    王东临的眼光不错,进入美国市场之前,就把目标瞄准在了标准上。经过一番艰苦的较量,最终让包括谷歌、HP、伯克利大学、美国国防部、诺基亚、EMC在内的诸多巨头投下赞成票,成就了中国软件业唯一的国际标准——UOML标准,。在技术领域,往往是得标准者得天下。这个准则虽然不能保证2011年注册的SurDoc 公司一定在美国市场取得成功,但至少书生为SurDoc 公司日后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王东临可能在当时不知道,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困难在等着他。王东临研究了美国大选两党的辩论之后,嗅觉敏感的他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两党候选人在演讲中都涉及了中国的话题,并且有时明明不跟中国话题沾边,也要话里话外扯上关于中国的话题。王东临感受到了来自美国市场的一种深深的敌意。

    面对这种敌意,王东临换了种以退为进的玩法。今天,他介绍说:“还是一个逻辑上的问题,美国的用户怀疑我们不是好人,好吧,我们不去争辩我们是好人。而是换一种思路,象TruPrivacy云数据安全技术,它的出发点就是不把管理员当做好人。做到服务器被攻击存,系统变得不安全,管理员也不可靠的情况下,用户的数据安全一样可以得到保证。”

    这样,王东临接着说:“你的数据安全在这样极端的情况之下都可以得到保证,我们是不是好人,这个话题还重要吗?”

    也许没人知道,王东临带着他的团队,为了这种以退为进的策略付出了什么。几年之间,书生集团在中国、美国、欧洲、日本申请了100多项发明专利,荣获了包括美国《云计算》杂志评选的“2013年云存储卓越奖”、美国CIO Story杂志评选的“201420大云公司”、美国《Always On》“移动互联网百强”在内的多项大奖。

    王东临强调说:“技术本地化固然重要,但应用本地化也同样不能忽视,有时甚至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美国的医疗服务市场份额占到世界医疗服务总体市场份额的一半,达到2万亿美元之多。但要在这块市场上混,却绝不容易。由于美国相关法律对美国公民个人医疗信息隐私权的重视,个人医疗信息泄露可能招致几十万,甚至上亿美元的罚款。因此美国国内的医疗机构对于个人医疗信息的发送慎之又慎,往往采用让病人亲自上门领取的方法。这种不便给云服务厂商留下了市场空间,但想要进入这块市场,却绝非易事。      

    与美国法律对个人医疗信息隐私权重视相对应的,是美国法律对为医疗机构提供云服务厂商的严格到近乎苛刻的要求。根据美国法律规定,要为美国医疗服务机构提供类似的服务,相应IT厂商必须经过复杂的流程和严格的审核,并且其提供的产品必须符合美国异常繁复且严格的监管条例且被美国具有一定规模的用户所接受,才能最终通过美国HIPPA  FDA 等医疗信息安全认证。王东临介绍说:“为了拿到这个认证,我们特意聘请了德国专家来做公司整体的流程梳理工作。这个过程中,我感觉一下子生活在了太空里,工作节奏一下子变成了慢动作式,例如我们产品团队居然有一半时间都在讨论法律问题,我们的HCO(HIPAA Compliance Officer)告诉我说HIPAA会将工作效率降低一半。过了许久,我才认识到幸好,我的竞争对手一样在按这种慢动作式节奏在工作用,我这才适应发过来大家都是公平的。”

    美国HIPAA医疗信息安全认证并不是SurDoc公司(书生的美国子公司)拿到的唯一认证,时至今日,书生集团旗下的SurDoc公司已把美国FIPS联邦信息安全认证、美国FDA批准医疗设备收入囊中。Med-Share Mobile Diagnostic医疗机构也已成为SurDoc公司的第一个收费客户。

    王东临介绍说:“在国际化的进程中,也有许多好玩的事情。象一家日本移动互联网公司已在运作把SurDoc公司我们的个人云盘服务推介给其千万付费用户,有意思的是我们是以美国公司的名义打入日本市场的,当时它是到美国去寻找先进技术带回日本销售时找到我们的。”

    到了现在,书生集团的客户遍布中国、美国、日本和欧洲,由于分公司分布于几个时区,想凑一个合适的时间开会已经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了。王东临戏言:“这也算是一种甜蜜的烦恼吧。”

     

    采访后记

    虽然书生公司已经初步形成完成了自己的国际化布局,但从传承的角度来看,它的根依然在国内。我们在采访的最后,请王东临为国内日益动荡的网络安全支支招。经过一番沉思,王东临谈了自己的观点:“国内谈到安全,最注重的是系统安全和网络安全,而对最根本的数据安全重视不够。实际上,一切系统最核心的部分就是数据,而且系统安全和网络安全是做不到绝对可靠的,而数据安全是可以做到理论上绝对可靠的。另外,现代的存储系统也非常复杂,但高端存储系统却被国外厂商所把持。所以,国内安全的布局要调整到数据安全和存储数据的网络软件存储系统上边。要不然,国内安全格局存在根本性的缺陷,数据的安全性很难得到保障。”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