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震感悟

不能说不能说一说就是你错,不能说我要说我还是要说

 
 
 

日志

 
 
关于我

有着十年以上靠写字为生的生活经历,混迹于各类媒体。信奉“记者,就是把人家的事说给人家听,还朝人家要钱。(语出《悲惨世界》,略有篡改)”

网易考拉推荐

东方通李晓钢:经济运行服务平台里的大数据奥秘   

2016-06-01 14:05: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对一般人而言,经济学总是披着一层神秘的外衣,而运用大数据技术建立经济运行服务平台,采用实证的方法服务于社会经济活动,对一般人而言不仅是距离上的遥远,还有理念上的陌生。然而,中国的一句古话却早已揭示了这其中的意义:吃不穷,花不穷,算计不到就是穷。据统计,美国有超过两万个类似的实证模型服务于经济决策,而在中国国内,却少有人用到它辅助经济决策。于是,在算计这个问题上,中美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而在东方通副总裁李晓钢看来,经济运行服务平台的作用,恰恰就在于弥补着这样的差距。

     

    揭秘经济运行服务平台

    谈起经济运行服务平台,李晓钢介绍了它的来历:“去年以来,全国经济下行的压力比较大,全国很多地方政府和相关领导都希望东方通能运用大数据技术为经济提供服务。这样,运用大数据为经济决策做支持,就成为相当迫切的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首先和无锡市政府以及浙江浙江省政府办公厅签了联合试验的协议,之所以选择他们合作,是因为无锡市和浙江省经济较为发达,同时信息化基础也较好。时至今日,无锡市的经济运行服务平台一期建设已结束,浙江省的项目也已经做了一多半。”

     

    1.jpg

    东方通副总裁李晓钢

     

     

    许多人一提起辅助经济决策的平台,就有一种神秘感。对此,李晓钢解释说:“经济运行要遵从一定的规律,也就是要用较少的人力、物力、财力、时间、空间,去取得最大成果和收益。这样,从大数据的角度来看,经济问题就转化成了利润问题。于是,大数据本身就是在做收入减支出的这道数学题。”

    具体说来:“经济决策就是要把国家、政府、企业、个人都作为经济活动的基本单元,政府经济体现在财政层面,就是要把政府收入再转化成民生服务,做各种投入,再给老百姓做二次分配。企业的利益体现在财务角度,就是收入减支出,个人利益则是可支配收入减出消费性支出。这些基本单位之间是相互作用和相互制约的,也是平衡发展的。而为了达到这种平衡发展,政府通过各项决策起到调结作用,就显得非常重要。”

    而说起大数据在其中的作用,李晓钢表示:“在数据采集上,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统计局的抽样调查法,另一种是计生委和公安部做的人口库,人员的生死、出入国境的情况,都有一个实时的了解。后一种情况更象是大数据的方法。经济运行服务平台,就是把企业的税收情况,各项财务数据,以及企业规模、融资贷款和存款流转情况,甚至企业的用水、用电情况,全都纳入一个系统之中。这样,我们就可以做两件事情。一是为政府相关领导提供决策支持,二是建立起政府和企业之间,以及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交互通道,通过信息交互能力的提升,提升整体的经济运行效率。”

    李晓钢认为:“没有大数据技术之前,我们采集信息的能力较弱,就比如说如果让系统处理一亿条数据,系统就会很吃力,运行速度也会变得很慢,但现在处理几十亿条数据,系统的运行速度也很正常。技术的保障,再加上在政府层面国民经济数据积累已超过了十年,各个城市也都开始建设大数据中心,国家在政策层面上推运大数据战略也让政府各部门提供数据成为可能,这种种因素叠加起来才保障了经济运行服务平台的成功。”

    这又不禁让我们开始对一个问题感兴趣:经过了大数据武装的经济运行服务平台,究竟又能为政府决策起哪些帮助作用呢?对此,李晓钢表示:“经济运行服务平台并不是一个项目型平台,而是一个基础数据汇集平台,所以它的作用绝不限于某个项目。我举个例子,我们把无锡和杭州的各项数据汇聚成一个实证环境,就发现无锡GDP的增长,一定陪随着用电量的增长。这一点不奇怪,因为无锡是一种工业占相当比重的经济类型。但我们把同样的问题放到杭州去研究,就会发现杭州GDP增长,用电量并不一定随之增加,因为它是服务型产业占多数的经济类型。

    而当我们把这些放到决策层面时,李晓钢接着介绍说:“比如现在许多政府热衷于给企业减负,这其中一项就是减少企业社保的支出,但这项决策实际上对不同类型的企业所起到的作用,并不完全相同。高新技术企业可能80%的成本来自于人力资源成本,政府把社保的缴纳比例降了,高新技术企业也许马上就可以体会出其中的变化。但工业企业中人力资源成本所占的比重并不高,降社保缴纳比例,往往是企业没觉出变化,但工业企业中的员工却能感觉出生活保障被降低了。所以,可能降社保缴存比例这一项政府,在无锡和杭州所起到的作用就差异非常大。”

    无锡市和浙江省的经济运行服务平台,尽管还没有完全发挥出它的威力,但它的实用性已经引起了其他省市相关负责人的注意,就在不久之前,全国13个城市相关领域的负责人已赴无锡参观,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经济运行服务平台的服务范围就将不仅仅局限在江浙地区了。

     

    东方通的大数据武器库里有什么

    作为一名政府信息化领域的老兵,李晓钢的刻意低调掩盖了一个秘密,这就是东方通的数据融合能力。如果我们把一个大数据项目理解成一个工程,那么工程人员80%的工作量是在准备数据;而在这80%的工作量中,又有超过一半的工作量要放在数据融合上。因此,对于大数据来说,数据融合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决定项目成败的瓶颈。

    李晓钢坦承:“这确实是一个难点,我说的难点不是指在底层架构层面的难点,而是算法层面的难点。数据融合不是把数据放到一个数据池这么简单,而是要让数据之间发生联系。我们把数据整合以后,发现换一个统计维度,原来的数据要联系起来就太难了。为此,东方通投入超过千万元进行研发,最终的成果说得通俗点,就是实现了研究对象新闻体式的数据关系对应。新闻报道中,通过5Wwhowhenwherewhatwhy)和一个HHow),就可以描述清一件事物,我们最终的思路也是如此。”

    李晓钢举例说:“实现了数据融合之后,我们才有条件在经济运行服务平台,选择一级政府或者一个企业做研究对象,为它建一个活档案,与这个研究对象相关的数据就会随时间源源不断地汇聚进来。但这个时候,可能存在多对象存在关系,就象我们坐出租车,在你乘车这一段,你和车和司机就有时空关系,而过了这个时段你们就没关系了。这种对应关系用传统的数据库关系来处理,往往你就没有办法实现数据的联系,而采用时空关系描述,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2.jpg

     

    说起东方通的大数据秘密武器,李晓钢强调:“我们回到经济运行服务平台来说,就一定要记住经济运行服务平台是服务于政府决策的。现在的技术人员不要神化大数据,对外宣称现在我们有了大数据技术,原来办不到的事就全好办了,大数据只是服务于政府决策,最后办事情还要取决于政府的业务能力。基于这个出发点,大数据技术人员一定要站在业务专家的背后,默默地提供数据支持。

    也许有人会不认同这件秘密武器,但李晓钢则坚持认为:“这实际上在大数据建设中非常重要,象东方通给北京公交集团设计的通过大数据分析实现节油的系统,北京公交集团一年的油耗就是十几亿元,能降1%就能省出一千多万。但在实际操作时,情况就太复杂了,效区车和市区的路况大不一样,早晚高峰和平时又大不一样,不同的路线中的红绿灯情况千差万别,不同驾龄的司机和不同排量的车混在一起。这个时候,我们的实施人员就是默默地站在研究了一辈子的行业专家后边,人家提什么需求,我们就融合什么数据。最终行业专家表示,以前提需求后,几年也拿不到的数据,现在几星期就出来了。我们根据专业的数学模型,提出了哪类车进北京后最省钱。最后我们发现并不是最先进的车就好。”

     

    建设大数据平台的思路

    眼下,如果我们在搜索引擎中搜索“大数据”三个字,我们会发现与政府相关的大数据项目的报道,几乎占满了搜索引擎的前三页。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服务于政府的各类大数据项目正进入到一个开发热潮当中。为此,我们请李晓钢谈了大数据平台的建设思路。

    李晓钢认为:“政府领域大数据平台建设过程中,要注意的点有很多。具体到象经济运行服务平台的项目,我认为有两点非常重要。一是坚持微观、中观和宏观的结合,我们才能做到以实证为核心;二是做到按需服务。”

    对于微观、中观和宏观的结合,李晓钢谈了自己的看法:“我们把企业这端定义为微观,产业定义为中观,政府层面定义为宏观。我们做个假设,就是企业这端的微观,汇合在一起,就是产业中观,政府在宏观层面要面向不同产业中观。现在政府相关领导需要一个实景图,把所在城市的经济活动从宏观、中观和微观这几个维度都看清楚,这个需求有落地有相录的难度。这个过程一是做好数据融合工作,同时也需要建好实证模型。但利用大数据建模,实际上非常困难,因为每一个地区经济特点、发展规律、产业结构都不一样,要让实景图发挥作用,就只能拿数据和当地的环境之间做出一个适用于当地情况的拟合模型。”

    在现实工作中,许多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都在试图找出各种经济组织运行中的经济规律,李晓钢表示:“我们完全可以提供数据源,然后和这些经济学家、统计学家携起手来。经济运行服务平台是一个大项目,单靠东方通一家也不可能完成这样大的一个体系,因此我们希望政府、各行业和领域体系的专家、学者都能参与到经济运行服务平台这个空间中来。

    而说到按需服务,李晓钢认为这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政府各个部门寻求大数据决策支持时,往往采用不同的维度,这样政府内部各个部门的需求就都是个性化的,但不需要也不可能为每个个性化需求建一个支持平台,采用大数据的方法对数据进行融合之后,政府各个部门所需的复杂计算,都应当能从经济运行服务平台的数据中迅速提取出来。所以在政府大数据平台建设之初,设计的数据结构就要能把各部门的数据融合进来,形成一个大的运营环境。”

    以往政府各部门因为分工的原因,各部门的数据往往容易形成一个个数据孤岛,大数据技术的出现就是为了打破这些数据孤岛,把它们串起来形成一个可用的“一”。但如果政府大数据项目本身又制造出了数据孤岛,这无疑是和大数据应有的初衷相背离。

    李晓钢最后强调:“象经济运行服务平台这样的大数据平台,当它实现了微观、中观、宏观的贯通之后,往往政府购买服务的钱是小头,各企业购买其中服务的市场潜力可能远远大于来自政府的钱。同时,这样的平台实际上打造了另一个产业链,在其中,不仅政府可以参与,传统企业、IT企业和经济统计学家,也完全可以在这个链条上打出自己的位置。这样,象经济运行服务平台这样的大数据平台真正被运营起来,它的生命力才会完全展现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